本站提供代写毕业论文和硕士论文代写服务!

析法律推理问题上对于逻辑的误解及其原因

来源: 论文网收集 时间: 03-18 阅读:

    尽管足够多的文献证明逻辑对于法律的发达史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自19世纪后期以来,逻辑在法律理论界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先是历史主义法学、现实主义法学、实用主义法学,后来似乎所有的法学理论都把对逻辑的批判视为其理论建构的起点,特别是具有“后现代”倾向的一些法学理论更是否定逻辑在法律领域中的作用。事实上在今天强调逻辑在法律中的作用要比批判逻辑冒更大的风险。

    尤其是在法律推理领域,许多学者在形式逻辑对分析和评介法律推理是否重要的问题上持怀疑甚至否定态度,他们或认为逻辑的作用有限,或称逻辑毫无用处。我们认为之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产生这样的观点,大都是源于对逻辑的误解,产生这些误解的原因是复杂多样的。笔者试图通过分析这些误解形成的原因,以消除这些误解,还逻辑以公正。误解一,法律判决或裁决的模式是逻辑的“三段论推理”。阅读古今中外有关法律推理的文献资料,就会发现有不少学者把法官作出判决或裁决的推理过程归结为三段论模式,这一观点在我国的有关法律推理研究中尤其表现得突出。他们普遍认为,法官判决推理就是“法规+事实=结论”,其中,法规是大前提,事实是小前提,法官只需通过逻辑的演绎推理便能得出法律判决结果。产生这种误解的原因有三点:其一,是受逻辑产生及逻辑在法律中应用的历史的影响。逻辑三段论理论作为人们思维、表达、论证的最常用的一种推理形式已有几千年的历史,它一直在逻辑的舞台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直至100多年前,三段论逻辑还是最有影响力的逻辑理论”。

    另外,三段论被应用在法律活动中也有很悠久的历史。早在古希腊时,三段论推理就已被用到法律活动中去,并逐步成为一种传统的法律论证方法,因此,三段论推理理所当然地被作为认识、分析法律活动、尤其是司法判决的工具。其二,是源于对法律法规语言的僵化的认识。持此观点的学者把法律法规当作全称性质命题来处理,例如,他们把对法条“犯抢劫罪、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理解为“所有犯抢劫罪的人都应当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然后再结合事实命题“张三犯了抢劫罪”,自然依三段论就能有效得出“张三应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结论。然而,事实上法律法规命题从逻辑角度看是省略了联结词的命题,其究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命题,完全依赖于个人的理解和看法,我们完全可以把上面的法规理解为“如果某人犯了抢劫罪,那么他应当被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这样,再加上“某人犯了抢劫罪”,也可以得出同样的结论,而这一推理却是一个蕴涵命题推理。事实上,把一个法条理解为蕴含命题更符合法学理论界公认的法规构成三要素说。其三,是基于对“逻辑”这一概念的误解。首先,逻辑是一个多义词,在不同的语境中有着不同的涵义,这是逻辑学界、也是法界的通识。斯科特·布鲁尔说:“在《法律的道路》中,霍姆斯至少在五个不同的意义上使用‘逻辑’这个概念。”

    其次,法律推理、论证的研究总是在一定的逻辑系统中进行的,采用的逻辑系统不同,所依据的规则也就不同,其推理形式也就不同。从当前逻辑的发展看,命题逻辑、谓词逻辑、道义逻辑等系统已基本成熟或完全成熟,因此,对法律推理论证的分析研究就可以依不同的逻辑系统提出不同的理论,建立不同的理论体系,而不能把其都归结为三段论。误解二,把推理仅仅看作是一种前提到结论的推导过程。有不少法界学者片面、僵化地看待推理,在他们看来,推理只是从已知命题得出新命题的思维形式和推导过程,而没有把其看成给出理由的论证,因此,有的法学者以法律推理所赖以成立的大前提法律规则和小前提法律事实都是不确定的,对逻辑推理在法律推理、论证中的作用提出质疑,有的甚至于认为,逻辑根本不适用法律推理、论证。这种误解的原因基于对逻辑推理的一种片面、僵化和单纯的认识和理论。


本文来自好论文网(www.haolw.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